热点:
当前位置:主页 > 水电四局中心医院 >
邦达亚洲:避险情绪升温 黄金刷新13日高位
时间:2019年11月18日 15:19

28分钟!乘坐京雄城际看大兴机场 

  老西门689街坊房屋征收最后一家住户正式搬离。由此,老西门689街坊成为了黄浦区首个半年内完成征收并且不留“尾巴”的征收地块。居民意愿征询同意率达到100%、居民签约率达到100%、居民搬迁交房率达到100%——老西门689街坊“三个100%”究竟是如何做到的?它的成功模式,能否为更多中小型街坊的旧改征收提供经验? 简屋陋室中的居民最大期盼 10月初,记者来到位于文庙旁边的老西门689街坊,征收工作已基本结束,整个基地显得冷清。一眼望去,成片陋室简屋下,居民们早已撤离。唯有一幢幢老房子依然矗立在老城厢的蜿蜒小巷中,诉说着它所经历的百年沧桑。 “我们这里的房子连二级旧里都算不上。”站在这片征收地块上,老西门689街坊的项目负责人有感而发,“居民们的生活环境普遍较差,旧改征收的愿望迫切。”老道前街3号的居民赵建明告诉记者,居住条件差一直是这里居民的心病。由于房龄长、结构差,碰上台风暴雨天,居民心里就吓丝丝;居民如厕仍然要靠拎马桶解决;部分房屋没有厨房,居民只能在房间或公共走道内搭建灶台煮饭烧菜,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。另一方面,社区治理和居民服务的压力也困扰着管理部门。随着房屋日益老化,有条件的居民纷纷搬离,重大病患者、残疾人员、孤老、享受低保等人员较多,且各种历史遗留矛盾错综复杂,环境脏乱差,居民们盼旧改等旧改的愿望十分迫切。 同时,老西门689街坊旁边的文庙也计划进行改建。为了改善居民们居住条件,也为配合文庙改建项目的顺利实施,黄浦区于2018年10月22日正式启动了老西门689街坊改建项目,并将东至梦花街160-162号、文庙,西至老道前街,北至梦花街,南至老道前街47号列入房屋征收范围,涉及征收改造旧房建筑面积1327.02平方米,包括居民50证、企事业单位1家。 组织到位部门联动齐发力 为了能快速有效地完成老西门689街坊房屋征收工作,根据区委区政府的工作要求,早在去年底就组建了老西门689街坊房屋征收项目部,按照“项目为主、部门参与、责任到人、协同作战、依法征收”的基本原则,实行组长负责制,定期召开工作例会,细化目标、落实责任,并由项目部统一牵头,部门派员参与,明确分工及工作职责,规范工作行为,并充分发挥各组资源优势,形成合力,凝心聚力,确保房屋征收工作规范有序推进。 党建联建聚合力助推“阳光征收” 在基地会议室里,老西门689街坊的项目负责人看着墙上一个个表示已搬离的小红标签,颇为感概:基地虽然体量不大,但半年内实现“三个100%”真的不容易,需要我们征收人员具有能创新、敢担当的智慧和勇气,更需要街道、居委和居民们齐心协力去攻坚克难。 大家“拧成一股绳”的背后,是党建联建平台聚合力作用的发挥。为了促进征收工作有序推进,区旧改办、老西门街道以区域化党建工作精神为指导,充分整合区域内的各方资源,搭建起了党建联建平台。区第四征收事务所与文庙居委党建联建签约,通过基层党组织的横向合力,形成良好的工作互动,做到资源共享、优势互补、注重实效、服务居民。 有了党建联建机制,征收事务所通过地块居民区党总支,与居民搭建起了更为畅通的沟通平台。文庙居委书记汪嘉梁告诉记者,在基地前期排查、政策宣讲中,居委干部和党员们一起深入居民家中,和征收员一起担当好“宣讲员”角色;在碰到居民提出异议时,居委干部和党员做好“传递员”角色,把居民们的合理建议提上党建联建工作例会,把建议变为制度化方案,让更多居民受益;当居民们观望疑惑时,居委充分发挥党员骨干的“引领员”作用,带头签约,还主动做好未签约居民的思想工作,及时化解矛盾,促进征收签约。 当好居民们身边的“老娘舅” 在旧改基地里,每天听得最多的词汇就是“搭平台”。当居民家庭内部对补偿款的分割存在矛盾而无法顺利签约时,旧改办、项目部、街道、居委会、社区民警、律师等就会组成联合团队,从情、理、法多个角度为居民解决矛盾。 “平台”的形态多种多样,它们可能是旧改基地办公室里的一间间调解室,可能是在基地现场的一场场谈判,而更多的平台则设在居民家中。“80%家庭需要搭平台调解矛盾,一户家庭最多搭了几十次平台才解决。”第四征收所董事长郑宏坚说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而这些积压多年的家庭矛盾都在旧改动迁中爆发了出来。 老西门街道党工委书记庄卫勤表示,在老西门689街坊,私房的家庭内部矛盾最突出。自从基地启动以来,街道、居委工作人员就与经办人员一起组成一个个“老娘舅”小组,为居民打开心结,理顺征收所得。多方努力配合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,就是让每家每户都高高兴兴地签约,开开心心地搬离。“旧改征收也讲求‘售后服务’,不是签下来就完成任务了,而是要进一步帮助居民化解家庭矛盾,让他们就算搬走了以后,每家过年时还能坐在一起开心地吃团圆饭。”庄卫勤书记说。 功夫不负有心人,老西门689街坊居民们的家庭矛盾都顺利化解了,50户居民没有一家因为此次征收“对簿公堂”,居民们也开开心心地实现了没有强迁、没有上访矛盾的搬离。 中国移动有限公司(China Mobile Ltd., 0941.HK, 简称:中国移动)股价亦下跌,跌幅1.6%,此前该公司公布1-9月净利润下降。美国富瑞金融集团(Jefferies LLC)称,中国移动收入的下降虽放缓,但利润的下滑可能会持续到年底。

  原标题:山东拟投资千亿元加快重点水利工程建设 日前,山东省政府印发《山东省重点水利工程建设实施方案》,提出全省重点水利工程初步匡算总投资1323.38亿元,其中2020年实施工程项目总投资583.25亿元,并在明年主汛期前修复完成946处水毁工程,旨在补齐水利基础设施短板、加快重点水利工程建设。 方案明确三个任务目标为水毁工程修复、巩固提升工程和新建抗旱调蓄水源工程。 在资金保障上,重点水利工程建设纳入涉农资金统筹整合约束性任务,省级以上资金由省财政先行安排,并重点保障小清河等跨市骨干河道主体工程资金需求;其他工程按照2018年灾后重点防洪减灾工程投资政策和其他既有政策执行;各级财政年度新增收入部分优先安排支持,不足部分通过发行地方政府债券等方式解决。 在建设用地上,符合单独选址项目条件的,由省级安排土地利用年度计划指标,优先使用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指标;符合抢险救灾要求需要临时使用土地,完工后恢复原状并交还原土地使用者的,不再办理用地手续;已颁发土地权利证书或不新增建设用地的,不再办理土地预审手续;对水利工程占用的永久基本农田进行核实整改、优化避让。[标签:标题]

  原标题:安徽两地产公司股东被控挪用资金罪:套取八千万监管资金营利 因患重病被告知“生命只剩下不到100天”,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徽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徽盛公司”)法定代表人庄南成与公司另外两名股东朱冰涛、朱洪友签订《协议书》,提前分配该公司开发的“苏州庄园”项目利润。 之后,庄南成的病情出现好转,但与朱冰涛、朱洪友产生了纠纷。 庄南成称,签了协议后,项目便停工烂尾,由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还是他,出问题他要负责任,他多次找朱冰涛、朱洪友要求变更法定代表人,但他们没同意。朱冰涛则称,是庄南成病情好转后,见项目运转不错,不愿变更法定代表人。 2017年,庄南成向公安机关反映朱冰涛、朱洪友两名股东涉嫌挪用资金,警方受理了该案。 2019年7月30日,颍上县人民检察院作出颖检刑诉�2019�176号起诉书(以下简称“起诉书”),指控朱冰涛与朱洪友利用职务便利,挪用资金8030万元谋取个人利益。其中包括套取徽盛公司监管资金8000万元,转入另一公司进行营利性活动。 10月18日,澎湃新闻从朱冰涛处了解到,该案将于10月21日开庭审理。起诉书(部分)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供图 法定代表人患重病后签《协议书》 目前被取保候审的朱冰涛10月18日告诉澎湃新闻,2008年,他与朱洪友、庄南成三人成立颍上县人和置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人和公司”),共同开发房地产。2013年,三人以及人和公司又入股成立了徽盛公司,共同开发颍上县“苏州庄园”项目。 朱冰涛介绍,“苏州庄园”项目分两期,一期约有1000套住房,二期约有700套住房。到2016年时,项目一期已建成,二期主体已完工,还剩些配套设施未完成。朱冰涛说:“这个盘卖得挺好,当时公司账户上有些盈余,我和朱洪友就商量着把钱投到一起入股的阜阳广元置业有限公司(下称广元公司),用于缴纳开发阜阳师范大学附近41亩地的土地保证金。” 朱冰涛称,当时,担任徽盛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庄南成患病,要退出徽盛公司。2016年10月23日,朱冰涛、朱洪友、庄南成三人签订了一份《协议书》。 朱冰涛提供的《协议书》显示,三人就“苏州庄园”项目的收益进行了预结算:项目纯收益为2亿元,庄南成按投资比例30%计算,应分配净利润6000万元,去除原支取的1000万元,公司应付给庄南成5000万元。 《协议书》还约定,“苏州庄园”项目最终清盘的净收益由朱洪友、朱冰涛两人按投资比例分享。超过或不足于纯收益2亿元的盈亏部分由朱洪友、朱冰涛承担;人和公司不再参与“苏州庄园”项目净收益的分配,其自身的债权、债务与朱洪友、朱冰涛无关。三名股东签订的《协议书》 涉案项目曾出现烂尾,逾期交房 庄南成告诉澎湃新闻,2016年,由于病情严重,他曾被告知“生命只剩下不到100天”。在此情况下,三方签订了《协议书》。 庄南成说,当时他被诊断出患有肝癌,曾被告知“生命只剩下不到100天”。在一年内的时间里,他做了一次肝切除、两次肝脏移植手术,前前后后花了一千万左右保住了性命。“现在每三个月要去北京或上海复查一次,身体还是可以。” “签了《协议书》之后,项目就停工烂尾了。由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还是我,出问题我要负责任,所以我多次找他们要求变更法定代表人,但他们没同意。”庄南成说。 此后,庄南成向公安机关反映了朱冰涛和朱洪友涉嫌挪用资金的问题。2017年7月14日,据颍上县公安局向庄作出受案回执,称受理其当天报称的朱洪友、朱冰涛涉嫌挪用资金案。 庄南成说,他向公安机关反映问题之后未主动了解该案的进展。对于朱冰涛和朱洪友被起诉的事情,他“不太清楚”。 起诉书载明,因涉嫌挪用资金,朱冰涛于2018年5月被颍上警方刑事拘留,次月被批捕,7月被取保候审;朱洪友于2018年2月被颍上警方取保候审。该案曾两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,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后,两次重新移送审查起诉。依法延长审查起诉期限15日三次。 对于变更法定代表人的问题,朱冰涛称,是庄南成病情好转后,见项目运转不错,不愿变更法定代表人。 澎湃新闻注意到,曾有网友于去年9月在人民网“领导留言板”上反映“苏州庄园”二期烂尾的问题。阜阳市委办公室回应称:“关于小区二期烂尾,逾期交房问题。经查,因公司两位股东挪用资金,导致资金不足,工程进展缓慢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,追回部分资金,工程进度明显加快,目前只剩三号楼未交付。另核实,小区大部分业主已领取逾期交房违约金。” 朱冰涛称,公司已支付业主违约金、补面积差共800万元。目前,小区已全部交房。 被诉套取监管资金8000万元 起诉书指控,2016年4月起,朱冰涛和朱洪友利用担任徽盛公司股东的便利,安排公司会计杨某以该公司施工的名义,向房产局监管账户申请拨付工程款,套取监管资金8000万元,并通过与徽盛公司无业务往来的公司账户转到两人的个人账户。后朱冰涛和朱洪友将挪用的8000万元资金转入两人投资入股的广元公司,进行营利性活动,谋取个人利益。 起诉书还指控,2017年4月,为进行营利活动,谋取个人利益,朱洪友指使杨某将他人购房款30万元转入广元公司账户。 起诉书认为,朱冰涛和朱洪友伙同杨某,利用各自职务上的便利,挪用本单位资金进行营利活动,数额巨大,应以挪用资金罪追究其刑事责任。其中,杨某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,属于从犯,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。 朱冰涛告诉澎湃新闻,该案将于10月21日在颍上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。 一高校法学专家告诉澎湃新闻,虽是监管资金,但资金的所有权是属于公司的。根据该案起诉书反映的情况,两名股东以申请拨付工程款的名义套取监管资金8000万元进行营利活动,且导致了房屋未按时交付的后果,此行为是违法行为,可能涉嫌犯罪,但具体还要根据行为、情节、后果等诸多方面判断。

  热点栏目


文章编辑: